2020-02-04 文史博览

巴格达再度溅血:伊拉克军队武装镇压人民抗争,4天再增75死 伊拉克中央政府28日晚间再度对首都巴格达颁布宵禁,并动员军警部队实弹镇压,试图强势清场佔领都城「解放广场」的反政府平民示威。

【2019. 10. 29 伊拉克】

巴格达再度见血:伊拉克军警武装镇压街头抗争,4天再增75死

「抗争一开始只是人民的怒吼,最终仍被捲入权力的游戏?」伊拉克中央政府28日晚间再度对首都巴格达颁布宵禁,并动员军警部队实弹镇压,试图强势清场佔领都城「解放广场」的反政府平民示威。示威团体表示,这波始于10月初的全国反贪腐示威,是一场无分派系、无统一指挥的「全民起义」,在25日重返街头之前,人民已多给了政府两个星期提出改革,没想到盼来的仍是「枪弹血洗」,若包含28日的新增死者,过去一个月已超过280名平民死于镇压;但伊拉克政府却反控示威群众已经失控,甚至开始「攻打各地的伊朗领事馆」,如果民众再不冷静收手,「伊拉克又将坠入万劫不复的混乱地狱!」


伊拉克军方表示,有鉴于巴格达首都圈的「混乱局势」,军队已奉政府命令颁布「无限期宵禁」——从30日开始,每日清晨0时至6时,全城民众将不得外出,「直到有关当局颁布后续指示为止。」而这也是10月抗争开始以来,巴格达第二度进入宵禁状态。

伊拉克政府的宵禁命令与武装镇压,针对的是10月25日重新启动的「全国反贪腐抗争」。自今年10月初开始,伊拉克全境突然爆发了全国性的大型示威——以20岁以下年轻人为主的大批民众纷纷走上街头,对当前政府的公共建设无能、经济分配不公、结构性贪腐与不在乎民间疾苦愤怒咆哮。

儘管类似的反贪腐抗争,在海珊(Saddam Huessin)垮台后的伊拉克时常发生,但本回的抗争游行却是以20岁以下的年轻人为主,他们大多没有经历过海珊的独裁统治,对于纠缠伊拉克数十年的「教派冲突」、「党派纠纷」也更显排斥与厌烦,示威行动也透过网路串连,罕见地以非政党、无领袖、去中心化的自发响应为主,并于极短时间内就纠集了全国十数万人上街响应,动员声势与号召实力极为惊人。

巴格达再度溅血:伊拉克军队武装镇压人民抗争,4天再增75死 自今年10月初开始,伊拉克全境突然爆发了全国性的大型示威——以20岁以下年轻人为主的大批民众纷纷走上街头,对当前政府的公共建设无能、经济分配不公、结构性贪腐与不在乎民间疾苦愤怒咆哮。

巴格达再度溅血:伊拉克军队武装镇压人民抗争,4天再增75死 本回的抗争游行却是以20岁以下的年轻人为主,他们大多没有经历过海珊的独裁统治,对于纠缠伊拉克数十年的「教派冲突」、「党派纠纷」也更显排斥与厌烦,示威行动也透过网路串连,罕见地以非政党、无领袖、去中心化的自发响应为主,并于极短时间内就纠集了全国十数万人上街响应,动员声势与号召实力极为惊人。

面对瞬间爆发的累积民怨,伊拉克中央政府一开始选择了强硬镇压,但全国失序的冲突状态,很快地就引发国际关注,除了国内的反对党派系——像是打垮ISIS、压制伊拉克库德族独立公投,但却输掉2018年大选的前总理阿巴迪(Haider al-Abadi)——就即刻响应抗议;就连伊拉克什叶派的宗教领袖希斯坦尼(Ayatollah Ali al-Sistani)也都公开发声,表达对群众愤怒的理解与同情。

在各方压力之下,甫上任一年的伊拉克总理——阿不都–马赫迪(Adil Abdul-Mahdi)——选择让步,除了承诺加紧改革与修宪脚步外,亦开除十多名「涉嫌下令向平民开火」的军事将领,并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追究10月初抗争百余名平民死亡的责任。自此,伊拉克的民怨也暂时性地进入了「缓冲」——民众开始取消集会,同意「再给政府两个星期的时间提出改革时间表」,并要求阿不都–马赫迪政府「尽速解散国会、重新大选」。

但对于阿不都–马赫迪来说,「重新选举」却是一个难以让步的政治底线——因为当前的伊拉克政府正处于「联合内阁」,并不真的握有党派实权的阿不都–马赫迪,其实只是为了调解跨党派政府而被推选出来的「独立政治家」。因此是否可以解散国会?是否该重启选举?阿不都–马赫迪也得顾忌执政联盟的两大派系:「火爆教士」穆克塔达.萨达尔(Muqtada al-Sadr),与「反恐军阀」哈迪.阿米里(Hadi Al-Amiri)。

出身于着名教士家族的萨达尔,来自于伊拉克什叶派的宗教名门。在2003年英美联军入侵伊拉克后,萨达尔即透过伊朗的支持,号召并组织起了自己的什叶派武装民兵。在过去很长的一段时间里,萨达尔都是驻伊美军的血仇眼中钉,萨达尔控诉美军的佔领「是不义的邪恶破坏军」,但美军却认为萨达尔正在複製「伊拉克版的真主党」,并憎恨其从众武装对驻伊美军的不断袭击。

然而当美军于2011年正式撤军后,萨达尔的政治立场也逐渐走向中间派,与昔日靠山伊朗也已分道扬镳。不过在当前的伊拉克政坛势力中,萨达尔煽动性的言论与兵力,却让他成为什叶派本土帮的最有实力的领军人物。

巴格达再度溅血:伊拉克军队武装镇压人民抗争,4天再增75死 面对瞬间爆发的累积民怨,伊拉克中央政府一开始选择了强硬镇压,但全国失序的冲突状态,很快地就引发国际关注。图为伊拉克南部的什叶派圣城卡巴拉(Karbala)的示威者。

巴格达再度溅血:伊拉克军队武装镇压人民抗争,4天再增75死 各方压力之下,甫上任一年的伊拉克总理——阿不都–马赫迪(Adil Abdul-Mahdi)——选择让步,除了承诺加紧改革与修宪脚步外,亦开除十多名「涉嫌下令向平民开火」的军事将领,并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追究10月初抗争百余名平民死亡的责任。

至于「反恐军阀」哈迪.阿米里,则是伊朗在伊拉克长期扶植的「代言人」。阿米里早年受伊朗革命卫队所培养,在两伊战争中也率领什叶派阿拉伯部队,协同伊朗人与海珊政权作战。当2003年海珊被美军打倒后,阿米里也奉德黑兰之命重返伊拉克,并重新组织私人武装兵团「巴德尔旅」(Badr Brigade,命名于先知穆罕默德战胜麦加贵族兵团的「巴德尔之战」)。

在2014年的ISIS战役中,伊拉克政府军兵败如山倒、唯因阿米里等人的私人武装挺身而出,联盟各路民兵组成了「人民动员军」(PMF),这才稳住阵脚、扛住了ISIS兵团的恐怖攻势。

之后,阿米里的巴德尔旅也成为PMF成员中,最善战、强大的部队,其一方面协同重整后的伊拉克政府军打跨了ISIS、光复了摩苏尔,在2017年的伊拉克库德自治政府独立公投风波中,阿米里与PMF也参与了对于「库德不死军」(Peshmerga)的军事镇压;但另一方面,阿米里也奉伊朗政府的命令,介入了叙利亚内战支援政府军,并成为伊朗革命卫队在伊拉克的利益代理人之一。

在2018年的伊拉克大选中,萨达尔与阿米里分别拿到了第一与第二多的国会席次,但由于特殊选制加上两人形象争议的关係,最终双方才共同推派了各界都能接受的「独立政治家」阿不都–马赫迪担任国家总理。谁知一年过后,突如其来的群众起义,却让新政府的统治陷入了严重分裂。

在10月初的抗争中,伊拉克政坛的各派领导人都公开表示了「对民众不满的理解」;但在短暂休兵后,10月25日的抗争重启,却出现了不太一样的政治反应。

以阿米里为主的亲伊朗派力量,对于民众「重新大选」的要求不置可否;在10月25日的抗争重启后,阿米里更是公开表示:「群众的行动已经暴力变质,事情正在朝最坏的方向失控中!」

巴格达再度溅血:伊拉克军队武装镇压人民抗争,4天再增75死

巴格达再度溅血:伊拉克军队武装镇压人民抗争,4天再增75死

阿米里认为,伊拉克的群众示威在上个星期五开始后,随即进入了暴动状态。除了首都巴格达、南部大城巴斯拉纷纷出现了「反伊朗干政」的抗争风潮外,在南部的什叶派圣城卡巴拉(Karbala),周末更出现了「暴民围攻伊朗领事馆」、「袭击杀死PMF民兵领袖」的离谱事件。因此此时若屈服于「暴民诉求」一开恶例,伊拉克未来也将永无宁日。

但与阿米里的质疑态度相反,联合政府的另一骨干派系——穆克塔达.萨达尔——却于10月28日公开表态「支持民众解散国会」。

「政府应该倾听民意,即刻解散国会、颁布重新选举的时间表!」萨达尔强调,从10月25日开始,伊拉克街头上的政治冲突已杀死了超过75人,极度密集且急遽恶化中的流血事件,已让中央政府失去了执政威信。假若阿不都–马赫迪继续拖延下去、或继续使用镇压和解的两手策略,伊拉克才真正会重新走回「内战状态」

外界认为,在政坛里素以狡诈多变的萨达尔,本回的公开表态等同跳船,不过政治上虽然重创了阿不都–马赫迪;但于实际上,萨达尔也没有太多筹码,能事先阻止阿米里与伊朗政府的流血镇压。

《路透社》表示,目前阿不都–马赫迪并没有展露出更为积极的和解姿态;相反地,在週末的全国冲突后,伊拉克中央政府反而调来了精锐的「反恐特勤队」(CTS)进驻巴格达,并下命提高「战备状态」,「以预备各种『不测事件』的发生。」

讽刺地是,无论是阿米里的巴德尔旅、当权政府派拥兵自重且还未完全收编的「人民动员军」、或者是骁勇善战的「反恐特勤队」,全都是两年前打跨ISIS、收复摩苏尔、解救伊拉克的「救国战士」。如今反恐任务站告一段落后,枪口却又得拉回瞄準「自己人」,混乱而紧张的恶性循环,也格外地令人叹息。

巴格达再度溅血:伊拉克军队武装镇压人民抗争,4天再增75死 图为27日,巴格达街头抗争景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