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2-09 健康生活
大陆环球时报22日社评--假如员警致伤华裔老人发生在中国大陆,全文如下:

 84岁的华裔老人黄康春19日下午在纽约曼哈顿步行穿越一条街道时,大概因闯红灯加上语言不通与拦截开单的员警发生拉扯,随后被多名员警包围,并疑遭暴力制服,最后头破血流地被警方带离现场。此事在中美两国都成为新闻。

 美国广播公司报导此事时,强调了警方的说法,即那个路口过去9天已有3名行人因车祸死亡,因此警方加强了管理。新浪发起的网上调查吸引了3万余人投票,其中31%都表示老人违反交规、拘捕,员警做得没错,占第一位。

 但很多人也都这样反问:假如这件事发生在中国大陆,一位八旬老人因闯红灯过马路疑被员警打伤,舆论会作何反应?他们都自问自答说,舆论一定会同声谴责员警暴力执法。还有人补充道,接下来就是公安局的领导要出面道歉、澄清,再接下来是涉事员警检讨,甚至被开除。

 这样的分析颇有道理,对于中美两国员警同样的执法行为,中国大陆有很多人的价值判断标準是不一样的,同样的事美国员警做了可能被认为是对的,但中国大陆员警做了就是错的。我们常批评美国对中国大陆搞双重标準,其实在这个例子中,我们自己也不自觉地对中美两国员警使用了双重标準。

 美国崇拜到了极点!有人忿忿不平地说。这当然有些道理,但又过于简单。更进一步展开这背后的深层原因,我们发现中国大陆的执法力量权威不足,中国大陆的道路交通违规司空见惯等,都强化了部分国人自贱一般的双重标準。

 此外,部分人对法律採取功利主义态度,当法律能保护他们的利益、彰显他们的价值观时,就支持法治;当法律法规妨碍他们的利益、或与他们的价值观冲突时,就对执法採取敌视态度。

 就事论事而言,黄康春老人违规过马路,与员警冲突致伤,双方的责任问题需要细緻的法律甄别。虽然这当中也牵涉到伦理,人们会有不同态度,但法治精神在美国社会是占上风的。中国大陆的问题是,一旦一件事成为公共事件,价值和伦理立刻就能压倒法律,舆论场会一边倒地站到前者一边。

 黄康春老人受伤这件事,不仅显示了美国员警执法使用暴力时心无旁骛,而且告诉我们,法律的权威高不高,公众对警方使用暴力的接受度也将有很大不同。受伤的是华裔老人,但中国大陆互联网上竟有那幺多人支持美国警方,这在民族主义很有市场的中国大陆网上颇显戏剧性。

 中国大陆法治尚未形成权威,这个现实无法立刻改变。但舆论应当对这个现实有能力随时开展反思,不让对法律的怀疑以及用伦理代替法律走得太远。当这一切走远时,我们要及时把它们拉回来。

 伦理的支点在哪里?这也是重大问题。在事情搞不太清楚时,中国人多为中国人说话,美国人多为美国人说话,大家多给弱者留维护权益的空间,这些都是全球通行的伦理要素。黄康春老人致伤的原因尚不清楚,那幺多国人就远隔重洋对他进行谴责、嘲讽,这显然称不上是中国舆论场自尊的表现。

 要知道,一位84岁英语不通的老人,会有多少可能的原因减轻他闯红灯的主观责任。很多同胞为什幺在中国大陆员警一旦对这样的老人粗暴执法就群情激奋,而美国员警这样做就慨然赞之,即使我们分析了以上所有原因,这个巨大的问号依然有充分理由存在。

 中国大陆面对西方处于弱势,中国人在西方更是弱势。如果我们自己不对祖国和同胞多一份支持,那幺我们还能指望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