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2-03 健康生活
中国时报13日社论「人才不足人力外流 不利台湾发展」,摘要如下:

 美国商会日前发表二○一一年白皮书,表达对国内人才不足、消费民粹高涨、水电短缺、对大陆经贸依存度过高等问题的忧心,同时也点名批判几个政府单位。美国商会的这些批判与建言,其出发点当然是以其本国企业利益为本位出发,未必全然正确,但其中亦有值得我们重视的地方。 

 在美国商会提出的各项建言中,我们认为人才不足的问题最值得政府与社会重视。根据美国商会的调查,有八成的美商担心台湾人才不足的问题;因此,除了希望政府取消外籍人士来台工作要有两年经验的限制外,同时建议国内大学开设云端运算等知识经济课程。这些建议,点出两个问题:一个是国内吸引优秀外籍人士来台工作的问题,及本地教育体系与企业、产业未来趋势的结合问题。 

 国内对外籍人士来台工作,一直採取严格到近乎严苛的管理方式。撇开蓝领的外劳不谈,对一般属于高阶人力的白领外籍人士,大到来台工作的条件与限制,小到把白领视为蓝领的体检等行政要求,都属「不友善」;至于对大陆人士来台工作,其限制与管制又是「严中之严」了。其最基本的心态当然是希望尽量保障国人的工作机会。 

   但如观察世界各国,高级白领人才一直是世界各国争取的对象。美国虽然不断有排外、紧缩对外人开放之声,但实际上对高阶人力一直採宽鬆、欢迎的态度,因而能吸引全球最菁英的人力为其工作;这也是美国的科技实力、经济表现、企业经营,一直独占全球鳌头的原因。其它先进国家如星、纽、澳及欧陆国家,都有特别的技术移民、资金移民等吸引高阶人力进入。 

   反观台湾,却反其道而行,近年反倒逐渐成为高阶人力的「输出国」。过去十年,国内经济发展相对较缓,民间薪资成长更慢,让不少民间企业人力外流。政府部门的公务员薪资成长低、弹性小,因此以公部门为主体的教育领域,优秀教授与研究人员出走;甚至连许多周边单位的财团法人,也在民代与社会要求「平等」、打肥猫的压力下,无法以弹性的高薪吸引国外优秀人才来台工作。 

   按理这时台湾应该设法调整,不但要设法留下国内优秀人才,更该主动出击,提供更有诱因的条件吸引外籍人士来台。遗憾的是我们两件事都没做,看得到的是大陆、新加坡不断以高薪、优厚的移民条件,拉走台湾的高阶人力。整体来看,台湾的高阶人力是净流出,此现象必然对台湾的中长期发展不利。政府,是该对人才不足、高阶人力外流,拿出一套对策。 

   至于对大陆经贸依存度过高,出口依赖度达四成一事,也值得重视。大陆占台湾出口比重不断攀升,的确有其特殊的历史、地理背景。早先是因台湾工资升高,许多被台湾淘汰的劳力密集产业必须出走,另寻天地;发展程度落后、与台湾同文同种、地理环境又最近的大陆,当然成为首选。企业因为在大陆投资,而带动台湾出口到大陆的产品。接着是大陆发展成全球工厂,台湾与大陆形成上下游的分工;近年大陆转型为世界市场,国内企业更非尽力拚出口大陆不可。但不论如何,对单一经济体的出口依赖到四成,是太高了。 

   在经济贸易上,基于分散风险原则,本来就不宜过份依赖单一产品、地区。例如,过去台湾出口高度集中美国,造成「美国打喷嚏,台湾就感冒」;当时,政府也不断呼吁企业分散出口市场。要分散市场与风险,政府就该加速与其它经济体签订FTA事宜,才能协助企业分散市场;否则ECFA效应持续发酵,可能造成出口更集中大陆市场,此结果绝非台湾经济之福。 

   其它美国商会批判的「消费民粹」,主要指陈者是美牛事件,此事美国企业当然有其本位利益;水电短缺问题则尚未成为严重的问题,但仍值得政府重视。至于其批判的金管会、NCC等单位,主要是这两个单位,对其所主管的产业,只见严苛保守的官僚管制、处罚,而不见前瞻的兴利,引导产业发展、成长。美国商会的点名批判,只是再度凸显、印证而已。